頭條

張秀榮趁熱打鐵 隱身巷弄間的老招牌

張秀榮表示他還是對打鐵充滿幹勁,太太問他幹嘛要一直做,他說他也不知道就是不會膩。攝影/馬琬淳。

報導/馬琬淳

台北萬華區的西門町和從前一樣繁華。街道上熙來攘往,好不熱鬧,沿街的店家多販賣時下流行的服飾與小物。或許很難想像,但從捷運西門站一號出口沿著內江街一路走到底,銜接到西昌街一帶曾盛極一時。這條曾經擁有高達20幾家的打鐵店的街道,霎時轉變成古樸的風景。

位於西昌街44號的三秀打鐵店,小小的店舖隱沒在這條小巷弄裡。店外鐵架上掛滿了傳統菜市場肉攤常用的大菜刀,另一側靠牆的鐵架上則插滿了各式工具。小小的店裡塞滿了東西,右側架子上堆疊著各式五金品,但不知不覺會注意的,是一座梯形狀的鐵火爐。鐵火爐裡頭擺滿了炭,下方放置炭堆。火爐右側擺著長方形狀,前頭尖起的鐵座。斜前方,還有一台巨大的機器中間輪軸處懸掛著一隻大鐵槌。打鐵師傅張秀榮穿著下擺沾染著炭灰的白色汗衫,坐在椅子上,只佔據著店中間一個小小的位子。

從小開始打鐵

「我今年70歲了,我們家從我出生就在做打鐵,至今已做了91年。」張秀榮說。從小看著爸爸和哥哥打鐵的張秀榮,小學六年級還沒念完,便跑回家裡幫忙打鐵。「我也沒想過要去做其他工作。」張秀榮說。就這樣,從12歲開始打鐵直到現在,張秀榮已經打鐵58年。

「打鐵很辛苦、又很熱。」張秀榮說,他以前每天早上6點起床,一路工作到晚上7、8點才休息,打鐵的火爐可燒到1200度,每天在40、50度的工作環境下工作。「冬天天氣冷還好,夏天就受不了一定要打赤膊。」張秀榮說,人家說世間有三苦,打鐵是第三苦。但他還是投入打鐵,只是因為家裡就做這個行業,由於小時候就待在爸爸和哥哥身邊學,因此學了一手好功夫。

img20161027135046

▲燒熱鐵的火爐,溫度可高達1200度,鐵燒熱後才能軟化塑形。攝影/馬琬淳。

 

打鐵影片

時代改變打鐵文化

張秀榮說,他打鐵可以做許多產品。與其他打鐵店不同。以前附近的打鐵店每家都有專屬在做的種類,例如整年都做殺豬刀、火鉗、總鋪師刀等等,但他們家幾乎什麼都做。張秀榮眨眨眼,說除了菜刀、鋤頭外,還做國術社舞的槍、劍甚至三叉戟等等。隨著建築業的發達,張秀榮也開始做工人使用電鑽機器拆房子時會消耗的鑽頭。

img20161027140612

▲張秀榮說現在很少做菜刀了,現代人多用薄片刀,不用他們這種剁骨頭的刀。攝影/馬琬淳。

長久下來,也累積了不少客源。張秀榮說,有的客人叫他不要退休,說現在打鐵店越來越少,如果他退休了,他們要去哪裏找?

張秀榮說,西昌街的打鐵店,原本有20多家。民國62年環河南路拓寬,許多店被拆除,被迫搬去別的地方。以前電話不普及,店面一搬離,與客人就沒有聯絡;而房子又整間拆掉,沒有地方可以張貼搬家公告。因此,許多搬離的店家做了半年只來了兩三個客人,無法繼續經營下去,都熄了燈。

張秀榮似乎運氣較好,當時20幾家店在西昌街附近找落角處都找不到,只剩他和另外兩家留了下來。張秀榮說,他與西昌街9號的打鐵師傅是很好的朋友,由於在道路拓寬時他們的店後面遭拆除,朋友嫌店小,便搬到板橋去,留下來的空間便借給張秀榮經營。

然而店家保留非易事。張秀榮在西昌街和內江街一共搬家搬了三次,直到民國77年才落腳在西昌街44號。「找到一個可以經營打鐵店的地方很重要。」張秀榮說,打鐵是乒乒砰砰的,整天都是敲打的吵雜聲音,很難有鄰居容得下去。但打鐵店又不適合去偏僻的地方經營,客人不方便抵達,生意也跟著不好。

打鐵生活尚未結束

 「我不希望我兒子接!」張秀榮說。他認為,兒子已有修理機器的一技之長,不需要再像他一樣,做這麼辛苦的工作。

 談到他70歲了還在打鐵,「我還放不下這間打鐵舖。」張秀榮說,除了老客人的盛情難卻外,也是打鐵讓他老年生活有個寄託。張秀榮笑說,有事情做,生活才不會無聊,如果整天在家看電視,也會悶出病,不如來店裡做做事,與客人談談天,生活比較快樂。

頂著灰白的頭髮,張秀榮瞇著眼,伸出充滿因燙傷而留下的白點痕跡的雙手,比劃著說:「我會做到我做不動為止。」

 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