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條

五年後,老人福利機構還有空位嗎?

面對台灣十年後將邁入超高齡社會,每三名青壯年需撫養一個老人,很多人都想問:老後需全天專業照顧,老人福利機構還有空位嗎?當台灣長照機構政策趨向法人化,現住長照機構的老人,命運難測。封面照片/Getty Images

報導/王珉瑄、劉斯洋、李雪予、黃稜

患有輕中度憂鬱、失智及褥瘡,手術後雙腳難行走的黃奶奶,在手術後只有兒子能在身邊照顧,一個人難負荷下,家中開始考慮要請外勞、住長照機構或家人輪流照顧,最後從喘息服務認識機構後,全家人決定讓奶奶住進長照機構。

長期照顧十年計畫2.0在2016年11月正式啟動試辦,邁向讓老年人能在家安老,擁有居家照顧資源以及社區安全網。但在這股「就地老化」趨勢下,像黃奶奶家需要長照機構的案例卻不會在短期內消失。

更緊迫的是,各地仍不時傳出排不到床位的問題 。「我爸手術後要住長照機構,看上一間好的,卻說還有50人在排隊,要等多久?」台北劉小姐無奈表示。但,全台老人福利機構床位真的不夠嗎?

政府「平均床位夠」背後的真相

衛福部長照專區指出,全台老人福利機構佔床率約為77.3%,供給尚稱足夠,但從衛福部全國老人福利機構資源2015-2020年估計資料分析,全台22個縣市中,苗栗、澎湖、金門三縣需長照機構服務的老人,平均床位不到一床,其餘縣市則呈現供過於求的現象。

image在2001年就在政府全國建構長期照護體系先導計畫被選為實驗社區中,唯一都市型代表的嘉義市,長照需求者人均床位遠高於其他縣市,也入選為長照2.0第一波試辦區。然而,供不應求的苗栗縣,明明欠缺床位資源,卻有超過兩成機構入住率低於60%;而供過於求、資源富足的台北市,卻時常傳出排隊候位的消息。各縣市普遍存在福利機構收容狀況和需求不符的狀況。為什麼?

image

機構心聲1:政府評鑑影響大

為了保障長照品質,台北市政府也會針對長照機構進行評鑑,評等分為優、甲、乙、丙、丁五級。政府的評鑑結果,對入住率確實產生影響。從台北市福利機構的等級分佈可看出,乙等機構入住率低的情況,相對多於優等及甲等

image經詢問評鑑為甲等以上且滿床的機構工作人員後,發現大部分家屬首要考量為機構居住環境。台北市私立天下知老人養護所不願具名的人員表示,「家屬一定會實地探訪機構,觀察機構的照護環境與氣氛是否能符合老人。」

台北市私立尊暉老人長期照顧中心內部人員也表示,家屬會先透過醫院轉介候選名單,通常沒有經驗的家屬會直接從名單比價,大部分有經驗的家屬會實地瞭解機構品質。

但政府只做評鑑,也造成評等低的機構難靠自己翻身的問題。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即建議,衛福部不只能做「打分數」,長照機構資源已經「長不出來」,評鑑是否有發揮功能淘汰不好的,以及如何輔導已經投入但品質不好的機構,應是首要目標。

衛生福利部護理及健康照護司司長蔡淑鳳表示,評鑑結果是丙和丁的機構,若是基本安全設施不夠,會勒令歇業;若是專業能力上需補強,政府會要求該機構必須接受學界、業界專家指導改善。

機構心聲2:照護人力不足,床位只能空著

反觀入住率低的機構,其實不一定是品質差,而是人力不足,有床位也無法讓老人住進來。依據《老人福利機構設置標準》,長照機構每20床需有一名護理人員,每8床即需有一名以上日間照護人員。然而各地小型長照機構人員卻相當不足,如苗栗苑裡社區老人養護中心有108個床位,但入住率不到七成,原因就出在只找得到10位照護人員,最多只能住80位長輩。

這個情況在床位20個以下的小型機構更嚴重。台北市私立安欣老人長期照顧中心僅18個床位,依法只需一個護理人員。但內部人員無奈表示,「只有一個,走了就找不到了。」若遇到政府在徵人的空窗期來檢查,就得付罰金。就連照護人員數充足的台北市至善老人安養護中心也表示,他們機構算很幸運,一般真的很難找到人。

照護人力的年齡斷層,也顯示人手不足的隱憂。近五年護理師及護士執業人數顯示,護理人員的整體人數雖逐漸成長,但成長主力集中在30至50歲,而人數次多的20至30歲年輕族群的成長,竟曾出現不升反降的情形。台北市私立安欣老人長期照顧中心人員也表示,人力在30歲以下有斷層。

image為什麼年輕人加入意願低?第一個可能原因是,護理人員並未納入長照十年計畫補助。2012年至2015年中程計畫中,政府針對照護人員基本薪資,從每小時180元調漲至200元,並依據照顧個案給予補助,且針對不同照護人員採薪資分級制度以及培訓補助,但對於護理人員,政府僅針對其培訓課程補助。造成近年來考取護理執照的人數雖逐年上升,護理人員的執業率卻不到6成。

另一方面,照護人員基本薪資雖然提高,但實際訪問下,台北多家長照機構的照護人員,一天工作12小時,月薪31000至32000元,換算時薪僅125元,甚至低於基本工時薪126元。但機構主任卻表示,「工作內容差不多就等值這樣的薪水。」另外,某個不願具名的學者表示,許多人會選擇到工作內容相同,卻有更多保障和報酬更高的醫院。

近年吹起的醫美熱,也可能影響年輕人的選擇。護理人員只需考取普考護理師執照,就可選擇醫美護士與看護就業管道。當長期照護機構主要服務項目為老人照護、膳食、住房及特殊護理等,服務項目複雜,醫美工作內容相較負擔較低,待遇更好。

image11月底,教育部長潘文忠即表示,目前大專院校有四十三個長照相關科系,103學年度畢業生約三千人,但只有四成三在畢業後投入長照相關領域。長照領域學者透露,許多學生就學時是被訓練成當「管理者」,而非一線照顧員,實際工作後跟預期有落差,「甚至有爸媽要孩子不要再做下去了。」

另外,社會對一線人員的觀感,就如同過去認為只是「小護士」的輕視心態。如何提高年輕人的意願?長期投入長照研究的人員表示,有部分長照機構的一線照服員開始去進修課程,就像護士做久也許發現自己想專注在糖尿病,邁向專業化;也有部分照服員開始教導入住長輩的家屬及外籍看護,如何給予最佳照顧,從家屬端開始改變對照服員的看法。

民眾:願意付錢住好機構著

而對入住長輩的家屬而言,老人家隨時可能發生需緊急送醫情況,長照機構離醫院診所的距離也是考量之一。從台北市長照機構的分佈來看,多數都在距離大醫院或診所開車五至十五分鐘內可到達的地方。但同一間大醫院旁的長照機構,入住率卻大不同,且不是價格愈低,愈多人住。

以台北市北投區的台北榮民總醫院及振興醫院旁的三家機構為例。怡靜老人長期照顧中心的價格為每個月25000元,耗材另計,入住率僅三成,但僅距離250公尺的倚青園老人長期照顧中心,每個月31000到35000元,價格高出二到四成,卻早已住滿。

位在台北市萬芳醫院附近機構也出現相同情況。入住率100%的文山老人養護中心,每個月基本費30000元,含三餐還有特約醫師診察,而距離不到500公尺的慧華老人長期照顧中心,雖然每月含三餐只需28000元,但入住率僅六成

台北市的長照養護機構的價位依照各種服務及條件,約落在20000至50000元之間,以上皆說明,台北家屬在選擇機構時,會考慮附近是否鄰近醫院,也願意為較好的服務付錢。問題是,遇到奇怪的收費卻無可奈何。

「院方表示夏天要每人每個月多收一千元電費,但我奶奶住在四人房,冷氣怎麼可能吹到四千塊?」黃小姐表示。

蔡淑鳳則回應說,目前政府只能規範長照機構漲價必須報備,但各縣市政府審核、核備的標準不一,政府能做到的是將訂價公開透明化,讓消費者自己做選擇。收費亂象也成為影響入住率的原因之一。

政府美意未與民眾需求接軌

上述問題還未解,又爆出新問題。日前吵得轟轟烈烈的長照法22條規定,設有機構住宿式服務之長照機構必須於五年內改以法人立案,後來送審修正為「擴充」或「遷移」才需登記為法人。法人化等於不能夠分配盈餘,長照機構將不再是自由競爭市場。這對機構和民眾有什麼影響?能解決什麼問題?

以台北為例,約九成小型長照機構會受此法影響,其中更有七十家目前入住率高於90%,經營成本高、法規限制卻愈來愈嚴,讓許多長照機構人員直呼:「乾脆關門算了。」若所有私營機構都未能順利轉型,保守估計將影響現住的三千多位老人。

那麼,是否長照機構不要擴充或遷移就好了?但長照機構設立標準又提高每名入住者的居住坪數,台北寸土寸金,機構遲早面對必須法人化的問題。

大家最想問的是:機構關門,現住和未來有居住居求的人能去哪?這些長輩有可能無縫接軌到長照2.0的體系嗎?

蔡淑鳳表示,政府之所以希望法人化,是希望在機構程序上較公正,相關法規和資訊能公開。她也說明,長照機構都設有退場機制和規範流程,可以和各縣市長照中心尋求協助,這些長輩不會流離失所。

當長照機構現有的評鑑方式、人力及民眾對於機構及各種資源所知甚少的問題未解,政府的美意很可能被曲解。「長照2.0往在地、居家安老的方向是對的,但這需要時間,此刻對長照機構還是要有短期應急政策,」陳景寧說。如何兼顧邁向在地安老的長期計畫,及過程中長照機構的轉型安置,是長2.0必須面對的挑戰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