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條

七之六:PM2.5危害民眾健康 工廠為主要肇因

▲位於華亞科技園區的華亞汽電廠,擁有兩根排放管道(圖為P101號煙囪),24小時不斷排放大量氣體。攝影/姜逸

「編者按:台灣政治紛擾,縱使很多問題可以在推擠爭論中慢慢解決,環境議題卻無法等。環境不會為自己抗議,卻要土地上的人民自食惡果。臺大新聞e論壇推出「2016年台灣環境體檢系列報導」,共有七篇報導,一一剖析台灣的環境問題。「我們只有一個台灣」、「台灣是我們的家」,這樣的口號聽多了,最需要的還是你我的關心,想想該怎麼辦。」

報導/姜逸

空氣污染已是近年全人類關心的環境議題。中國紀錄片《柴靜霾霧調查:穹頂之下》,揭露中國嚴重的霧霾情形,除了點出污染物來源、對人體的可怕影響外,紀錄片最後也呼籲北京政府,必須檢討對空氣污染的管制政策。橫跨臺灣海峽不到300公里遠,臺灣同樣處於霧濛濛的穹頂之下。

近年來,臺灣空氣品質持續惡化。有時正中午,抬頭看著灰濛濛的天空,甚至會看不清前方一公里外的建築;或覺得鼻子癢癢的,不停流鼻水、咳嗽與打噴嚏。這些,都跟空氣污染有很大的關係。

華亞汽電廠影響量第三名

中興大學環境工程學系教授莊秉潔,分析全台空氣品質測站資料,並針對工廠刻意低報的PM2.5排放當量進行校正。他發現,全台11893家工廠,對全台空氣品質平均影響量最大的前三名依序為:雲林麥寮六輕工業區、台化彰化廠及桃園龜山華亞汽電廠。

有趣的是,華亞汽電廠並非年排放PM2.5最多,卻是對全台空氣品質平均影響量最大的第三名。莊秉潔解釋,因為華亞汽電廠位於林口台地,剛好是台灣內陸的上風處,其排放的空氣污染物,會隨季風擴散至台灣全島。

screen-shot-2016-12-15-at-12-09-43-am▲華亞汽電廠(綠色圈圈處)位於海拔250米高的林口台地。工廠排放的空氣污染物,會隨夏、冬季風,擴散至台灣全島。地圖來源/Google maps

2004年營運的華亞汽電廠,位於桃園市龜山鄉華亞科技園區內,是台塑重工以興建-擁有-營運(BOO)形式投資。廠內設有兩座發電機組,並有兩個排放管道。主要燃燒煤炭,供給穩定電力和蒸汽給園區其他高科技工廠使用。莊秉潔說明,華亞汽電廠PM2.5年排放當量,約為39110噸,是北部空氣品質最大的固定污染源。

根據環保署統計,臺灣空氣污染物來源有30%來自境外,主要為內蒙古的亞洲沙塵暴,及中國華中及華北地區的工廠廢氣。換言之,剩下70%,都是境內產生的。當中,21.7%來自固定污染源,包含工廠排放,25.9%來自移動污染源,主要為汽機車廢氣,22.4%為其他來源,例如道路揚塵、抽煙、燃燒垃圾及金紙等等。

screen-shot-2016-12-10-at-12-23-14-pm

▲台灣的空氣污染物來源,只有30%來自境外,70%皆由台灣本島自產。
資料來源/行政院環保署,製圖/姜逸

空氣品質標準明訂的空氣污染物項目有:總懸浮微粒(TSP)、懸浮微粒(PM10)、細微懸浮微粒(PM2.5)等粒狀污染物,以及臭氧(O3)、二氧化硫(SO2)、二氧化氮(NO2)、一氧化碳(CO)等氣狀污染物。這些污染物在大氣擴散的程度,與濕度、風向、風速等氣象資料息息相關。

1993年,環保署訂定空氣污染指標(PSI),藉由空氣品質測站監控當天空氣中PM10、SO2、NO2、CO及O3濃度,依其對人的健康影響,將空氣品質劃分成良好、普通、不良、非常不良、有害五種級別。

不過在所有空氣污染物中,最熟為人知的其實是細微懸浮粒子(PM2.5)。PM2.5泛指漂浮在空氣,直徑小於或等於2.5微米的粒狀污染物。PM2.5看不見,也摸不著,不但能夠在大氣存留長達數周,傳播距離可遠達1000公里。再加上其無色、無臭,不會造成明顯刺激,長期使人暴露在其中而不自覺。

隱形殺手PM2.5

近年來,流行病學研究已經確立PM2.5對人體有不良影響。當人吸入PM2.5,它們會夾帶重金屬污染物或細菌,穿透呼吸道纖毛及黏液屏障,到達氣管、支氣管及肺泡,干擾肺內氣體交換;也會透過血液循環,影響身體其他器官。

台大職業醫學與工業衛生研究所教授鄭尊仁表示,人只要暴露在空氣污染物環境中,就會提高罹患慢性呼吸道及心血管疾病的風險,包含過敏性鼻炎、結膜炎、慢性阻塞性肺病、氣喘、心肌梗塞、中風等等。至於和肺癌的相關性,雖然WHO在2013年已將PM2.5列為第一級致癌物質,但鄭尊仁坦承,國內目前相關研究不多,只能推斷為誘發危險因子之一。

screen-shot-2016-12-15-at-12-48-27-am

▲PM2.5對人體健康造成的影響,不容小覷。製圖/姜逸

新制AQI正式上路

基於健康考量,環保署於2004年起陸續設置PM2.5自動監測站,且為了因應國際趨勢,在今(2016)年12月1日,實施空氣品質指標(AQI)。整合P2.5與PSI,同樣依其對人的健康影響,將空氣品質劃分良好、普通、對敏感族群不良、對所有族群不良、非常不良、有害六種級別。相較舊制PSI,新制AQI多了橘色「對敏感族群不良」,並結合PM2.5濃度,呈現更完整的空氣品質狀況。

screen-shot-2016-12-15-at-12-59-30-am

▲2005-2015年,北區PM10年平均濃度(單位:ug/m3)。擁有29個工業區的桃園市,一直是PM10污染最嚴重的北區行政區。(法令沒有將PM2.5列為必要的污監測污染物,因此在此呈現同為懸浮微粒的PM10。另外,因龜山鄉無自動監測站,因此取最近的林口監測站作為比較。)資料來源/行政院環保護署,製圖/姜逸

桃園市環保局空氣品質保護科科長蘇振昇提到,2011年他任職環保局環境工程技士,在一次全面稽查發現,華亞汽電雖設有連續自動監測設施,與環保局連線,原以為可以定時監測氮氧化物、硫氧化物濃度及不透光率(監測粒狀物濃度)。沒想到華亞汽電卻使用電腦程式篡改數據,申報不實資料長達五年。最後,桃園地檢署對華亞汽電廠裁罰高達6億5900萬元,環保局也要求廠方裝設平行比對系統,比對排放原始值與工廠申報值是否相符。

蘇振昇表示,一般法令規定電業排放標準,硫氧化物60ppm,氮氧化物70ppm,不透光率<20%。但對華亞汽電廠這種大型排放工廠,訂定的排放標準相對嚴苛,硫氧化物20ppm,氮氧化物50ppm,希望能降低工廠帶來的污染。

儘管華亞汽電廠對外宣稱,使用潔淨燃煤發電技術;為了避免廠區週邊粉塵污染,也採用全密封式飛灰輸送系統。但實際走訪華亞汽電廠,面對佇立的兩根大煙囪,不免對排放氣體的成份與數量感到擔憂。

15435783_10206372066294594_2083427184_n▲華亞汽電廠外設有LED告示牌,公佈自動監測的空氣資料,但未含PM2.5。攝影/姜逸

當地民眾很困擾

不願透露姓名的陳小姐皺著眉頭、無奈地說,14年前她從宜蘭嫁來桃園龜山,就一直受過敏症狀的困擾,連兩個小孩也都過敏,無法倖免。尤其是秋冬,霧霾會變得很嚴重,只要一出門都會戴口罩。

同時,桃園的天空,看起來灰灰髒髒,而且時不時就有燃燒臭味飄進屋裡,就算緊閉門窗,味道還是會從縫隙飄進來,擋都擋不住。就連晾在陽台的衣服,也會沾上燒垃圾的臭味和漂浮在空氣中的粉塵,讓她非常困擾。

臨近華亞汽電廠的長庚大學學生韓致宇表示,校園內空氣品質非常不好,讓他經常打噴嚏及咳嗽。奇怪的是,只要週末回臺北,不適症狀就會稍微改善。另外,他每天都會查看空氣品質,決定能不能從事打球等激烈的戶外運動。他還提到,偶爾在半夜,宿舍房間內會飄來類似燒垃圾的臭味,味道非常濃,常使他輾轉難眠。儘管跟校方反應多次,但校方都以附近工廠排放量係正常為由,沒有給予正面回應。

曾任龜山鄉代表,現任桃園市議員的林俐玲,曾多次參與華亞汽電廠的抗爭行動。林俐玲表示,她接受過許多龜山居民的陳情,居民反映曬在外頭的衣服會染黑、還會全身皮膚癢、鼻子及眼睛過敏等等;煙囪偶爾冒出的濃煙,也讓居民心驚膽跳。她堅決表示,應該將華亞汽電廠列為高風險產業,且109年工廠的操作許可將到期,屆時政府勢必要嚴格審查,要求廠房提升空污防治設備,否則不應再繼續運轉,以保障當地居民的健康權利。

關於民眾的種種反映與疑問,華亞科技園區服務中心表示,汽電廠每年都有申報空氣污染物排放數據給桃園市環保局。在官方網站上,也會公開當年每季環境品質監督委員會的監測報告,六大檢驗項目包含總懸浮微粒、懸浮微粒、二氧化硫、二氧化氮、氣狀揮發性有機污染物(苯、甲苯)及其他(乙苯、丙二醇甲醚、異丙醇、二甲亞風、乙醇胺),結果都是合格的。再加上廠方目前沒有對外設置發言人,因此不願接受記者訪問。

莊秉潔沉重地表示,面對空氣污染,政府需要積極推動產業轉型,整治高污染工廠與產業,並且針對工業大廠,擬訂較嚴格的污染物排放標準。唯有如此,才有可能讓台灣人重見藍天白雲的天空。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