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條

七之四:當候鳥不再來——許厝港生態公園危害生態?

許厝港濕地與大園工業區比鄰而居,工業廢水污染、垃圾等,肆虐著每年冬、春之交前來棲息的候鳥群。攝影/蔡汶靜

報導/蔡汶靜

編者按:台灣政治紛擾,縱使很多問題可以在推擠爭論中慢慢解決,環境議題卻無法等。環境不會為自己抗議,卻要土地上的人民自食惡果。臺大新聞e論壇推出「2016年台灣環境體檢系列報導」,共有七篇報導,一一剖析台灣的環境問題。「我們只有一個台灣」、「台灣是我們的家」,這樣的口號聽多了,最需要的還是你我的關心,想想該怎麼辦。

 

乘車進入桃園大園市區裡,經桃園機場沿西岸前行,一輛輛載運工業材料、貨品的大型卡車擦身駛過,貨車排放的灰黑廢煙飄散在擁擠狹窄的路上。沿途商家長年籠罩在廢煙之下,色彩繽紛的招牌蒙上一層灰暗厚塵。還沒抵達地理位置上的大園工業區,車窗外的景象、空氣中飄盪的異味已預告著工廠就在不遠之處。

駛入工業帶,巷弄間人煙稀少,只有疾駛而過的卡車和砂石車在荒涼的道路上來去。大型工廠參雜在農地間,裊裊煙霧從煙囪向外溢出。遠望以為廣闊的農田綠地,近看全是荒煙蔓草和塑膠垃圾。仔細觀察舊橋下的溪流,潺潺流水間帶有暗紅的色澤。

很難想像,在如此隨處可見工廠污染痕跡的工業區旁,竟然有著全台物種最豐富的國家濕地之一。

 

%e8%a8%b1%e5%8e%9d%e6%b8%af%e5%9c%b0%e7%90%86%e4%bd%8d%e7%bd%ae%e5%9c%96

▲許厝港位於桃園大園區沿岸,為埔心溪、新街溪、老街溪匯流而成的海口濕地。由於大園工業區污染嚴重,桃園市政府計畫蓋人工濕地淨化水質、擴張候鳥濕地。製圖/蔡汶靜

 

這裡是桃園許厝港,2009年劃入國家級重要濕地,由於當地豐富的生態,每年冬春之交成為候鳥過境的重要棲息據點。

儘管已納入國家保護,許厝港濕地依然無聲地和工廠、風力發電扇比鄰而居。工業污染曾是候鳥在許厝港濕地面臨的主要威脅,然而,如今隨著桃園市政府建設「濕地公園」的計劃再起,未來,人類侵擾的衝擊將超過工業污染,成為棲息鳥群的最大天敵。

 

棲地與工業污染並存

許厝港在清朝時期,曾為紅極一時的運輸港。百年來泥沙淤積、又疏於管理,導致海運功能喪失,逐漸形成野生的天然濕地。人類活動退出許厝港後,鳥類、魚蝦開始在此群居。數十年來,許厝港有如守護候鳥的燈塔,在鳥群北返南遷的旅程間,提供舒適的中繼休息站。

民國60年代,因應政府產業政策,加工廠大舉入侵許厝港周邊的土地。人潮帶來的垃圾、工廠排放的污水流入埔心溪,接著流向下游。

根據桃園野鳥學會資深鳥友潘明麗的觀察,二十年來,大園工業區的垃圾量急劇增加,再加上泥沙淤積、防風林阻擋等因素,曾一度阻斷當地河流,致使河川中游豐富的生質養分無法流向出海口,魚蝦、貝類等物種受到影響,數量已減少。

當時,大園仍存在著傳統水田的耕作型態。當過境時沿岸濕地沒魚蝦可吃,候鳥即於漲潮之際飛入內陸,在冬季水田正進行「養田蓄水」時獲取食物,尚能勉強度過。

 

pic2

▲台61線道路通車後,大園產業發展更集中於工業,有的農民將農地賣給工廠、棄田廢耕,當地傳統水耕轉趨沒落。候鳥飛入內陸水田覓食的畫面已不復見。攝影/蔡汶靜

 

直到台61線快速道路通車後,一切都變了調。台61線讓對外交通更為方便,大園的產業經濟開始起飛,許多農地地主將田地賣給工廠、建廠房,或直接廢耕、離開當地至其他縣市尋求發展,傳統水耕在大園逐漸沒落。假使沿岸濕地生態再受破壞,候鳥也無法一如往常地飛進內陸覓食。

當水田淪為鐵皮工廠,許厝港的候鳥棲地更是首當其衝。潘明麗形容,埔心溪口因為污水排放,造成整個泥灘地的生態都滅絕,下雨天常常可以看到,整個從埔心溪口到新街溪口往南到許厝港都是紅色、黑色的。她回想當時到許厝港賞鳥時,空氣難聞到幾乎要暈倒,於是寫陳情書要求政府處理。

近年來,在媒體報導、居民持續舉報下,當地工廠污染已納入嚴格管制。桃園市政府環保局水質土壤保護科鍾佩穎解釋,許厝港已列入環保局的關注熱區,以最高查核頻率的等級進行管理。

問及居民最在意的暗紅色溪流,鍾佩穎回應,大園當地不少染整業,暗紅水流是染布色料所致,雖然民眾見到溪流仍觀感不佳,但相較以往污染的環境影響已降低不少。目前環保局也集結當地民間力量,如志工、清潔隊,一同監督工業區汙染、淨灘維護環境,濕地環境漸獲改善。

 

pic3

▲除了蓋人工濕地淨化水質,桃園市政府也預計在此設立人類休憩設施,如涼亭、木棧道等,引發人為活動驚擾候鳥的隱憂。攝影/蔡汶靜

 

污染褪去,人類卻來

如今,工業污染不再是鳥群的最大天敵;即將湧入的遊憩人潮才是。

早在民國101年行政院頒訂「桃園航空城」計畫以前,將許厝港建設為生態濕地公園的呼聲已起。大園鄉民表示,工業為當地主要產業,居民希望能獲更多休憩空間來提升生活品質。

桃園市政府民國100年公告的許厝港濕地公園計畫中可見,藉人工濕地工程改善許厝港濕地陸化、水質污染等問題,並增設人類休憩設施,讓生態豐富的許厝港兼具保育和休憩功能,成為民眾的自然教室。

5年來,政府易主、計畫飽受環保團體批判,工程一延再延。

參與許厝港濕地公園會議的桃園野鳥學會前理事長吳豫州分析,政府要蓋的濕地公園,和真正能達到候鳥保育效果的濕地環境大相徑庭。吳豫州表示,當地民意代表或民眾想要的,是有溜滑梯、賞鳥牆、木棧道、涼亭等人為設施的公園,「那不是鳥類能承受的。」吳豫州憂心地說。

也參與過會議的潘明麗則說,許厝港濕地公園能不能保育候鳥,與候鳥品種、習性密切相關。

她指出,政府建設參考的是新北市濕地公園,但許厝港和該濕地的候鳥品種完全不同。許厝港的過境候鳥屬鷸鴴科,體型較為弱小,經常成群聚集在泥灘地,相當怕人,也因此賞鳥時僅能安靜遠觀。

潘明麗說,市政府想做人工復育池,應該種植一些水草。她並嚴正指出,若公園動線規劃不良,讓人類活動路線驚擾鳥群,不但不能達到保育效果,更將使候鳥消聲匿跡。

一般而言人工濕地有助於淨化水質,其營造出的生態可提供生物棲息的環境,進一步提高當地生態多樣性,常用於濕地復育;若整合人為休憩設施,還能作為環境教育和遊憩場所。

國立中山大學海洋環境及工程學系教授楊磊分析,人工濕地工程是否能有效淨化大園工業區的廢水,端看廢水的性質。一般性廢水可達成淨化作用,但工業廢水中多具特殊成分,需經特別規劃。

若站在保育候鳥的觀點來看,楊磊認為,如果濕地面積較小,又添上自行車道、公園等人為設施,人為動線的干擾確實可能變成候鳥的負擔;不過,種植綠蔭、築賞鳥牆隔離鳥群與人類活動,也許會是解方。

對此,吳豫州也有同感。他認為只要把工業污染、垃圾問題解決,許厝港自然是優良的賞鳥據點,無需人為建設來滿足人類對「公園」的想像,「民意代表覺得花錢蓋木棧道、涼亭才會是公園。」其見解也反映出,真正還給候鳥清靜、可有效保育候鳥的作為,往往難被民眾看見。

吳豫州在會議上已屢次向政府說明,候鳥只要濕地,濕地就要是濕地。候鳥的棲地就是越「野」越好,如果蓋公園,候鳥就不在了。

 

 

當候鳥不再來

自10月至隔年4月,是候鳥過境的主要季節。實際走訪許厝港賞鳥,儘管鷸鴴科鳥群盛況不如以往,仍可見稀疏鳥群翩翩飛舞,成群飛落濕地和鷺鷥一同覓食。只是如此景象還能維持多久,潘明麗深感憂心。

「以前我們去許厝港,都是螃蟹走來走去。」人為活動致使生態惡化的案例層出不窮,鄰近許厝港的新街溪口即是一例。她回想,過去新街溪口的鳥況很好,候鳥季時大批美麗候鳥過境,還會飛到水筆仔林覓食,吸引眾多鳥友一睹風采。不過,自從蓋了木棧道後,就再也未見候鳥到訪。

為讓市民「有感」,民選政府竟在不了解生態的情況下,砸下重金打造公園,威脅鳥群生態。追根究底,政府必須興建破壞生態的「生態公園」以搏取選民認同,顯見人民的環境教育不足。

對於人類,許厝港濕地公園也許只是週末假日遊玩的休憩景點之一;但對候鳥而言,卻是南遷北返間停泊的避風港。

媒體大肆報導許厝港濕地公園將於明年啟用的消息,人們聞訊歡慶,愛鳥人士則搖頭嘆息。當候鳥不再來,人類損失的將不僅只是候鳥過境的美景而已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