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條

翻轉性別刻板的廟會舞團

Devil Girls於第七屆嘉義朴子太子文化季表演「鍾馗嫁妹」。圖/Devil Girls提供

文/劉又榛、楊孟軒

採訪/劉又榛、楊孟軒、鄭宇茹、陳潔

穿著中國傳統戲服,臉上戴著全罩臉譜面具,莊嚴肅穆地演出「鍾馗嫁妹」橋段。乍看之下以為是一群男性組成的普通廟會藝陣,其實,藏在這些臉譜之下的,是六名平均不到二十歲的年輕女孩──她們是來自屏東的流行舞團惡魔女孩,Devil Girls (以下簡稱 Devil Girls)

舞蹈教室裡,六雙眼神充滿自信地盯著鏡中自己,汗水隨著髮絲灑落在木地板,一次次的提醒聲此起彼落。Devil Girls六位成員瑀心、馬丁妮、寶兒、范璇、Vivi和兔兔(以上皆為化名),正把握時間為下次的演出加緊練習。成立至今將滿三年,Devil Girls憑著過人的默契與整齊劃一的排舞,搭配力量十足的肢體動作,在廟會舞蹈圈中獲得不少好評,累積一定的人氣。

%e7%b7%b4%e6%ad%a62▲ 范璇、馬丁妮、兔兔、瑀心、Vivi、寶兒(左起)在舞蹈教室中排練。攝影/鄭宇茹

 熱愛跳舞的二十歲女孩,為什麼會願意以傳統廟會為表演主場?

原來,團長瑀心家是歌仔戲班,自小受到廟會文化的薰陶,喜歡看藝陣表演。十五歲那年,廟會舞者這行剛崛起,透過朋友介紹開始接觸廟會舞蹈。漸漸跳出心得後,瑀心找了姐姐馬丁妮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夥伴,創立舞團Devil Girls。

Devil Girls的優勢除了年輕,更重要的是她們勇於創新與突破。去年(2016)第七屆嘉義朴子太子文化季中,她們冒著觸犯禁忌的風險,演出鍾馗嫁妹的橋段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當廟會舞者碰上鍾馗

當初是太子文化季的企劃人員找上Devil Girls,希望他們的表演內容能與傳統民俗有關。於是Devil Girls結合電音和傳統民俗的元素,以歌仔戲中,驅魔真君鍾馗的民間故事「鍾馗嫁妹」為題材。

不過,鍾馗嫁妹並不是個簡單的主題,對擅長流行性感舞蹈的她們來說,挑戰更巨大。

「這個主題容易觸犯禁忌,一開始有想過這表演到底可不可行,」馬丁妮說道。畢竟,鍾馗少有女性扮演,更沒有女性團體演出此橋段。

過往這齣戲會在民間法會或新廟開張時上演。扮演鍾馗的人,為展現威嚴,過程中是不能說話的,習俗上相信一旦鍾馗輕忽細節,可能被妖魔識破,帶來殺身之禍。馬丁妮的曾祖父就曾在扮演鍾馗不久後離世,家人們猜測和歸因是當時觸犯禁忌,曾祖父才意外去世。

為了確保不觸犯禁忌,Devil Girls在練習之前先詢問過鍾馗相關習俗的專家和師傅。在得知「鍾馗嫁妹」的橋段屬於藝術表演性質,與儀式中負責淨化、伏魔的鍾馗要求不同,她們稍稍鬆了口氣。但為求表演順利,Devil Girls 還是在正式演出前三天,遵守禁葷食的規定,並求平安符來自我保護。

因此,排練過程中,團內成員訂定了不可嬉鬧、玩耍的規定。這讓六位年輕女孩平時練舞輕鬆愉快的氣氛,轉以謹慎的態度來面對每一次的練習。甚至在演出當日,其他舞者經過休息室,熱情地向他們打招呼時,Devil Girls 也不敢有任何回應,只能保持嚴肅的心境,不發一語。

此外,一般傳統信仰認為,月經是一種汙穢的象徵,而在表演鍾馗嫁妹的前夕,Devil Girls 中有三位團員適逢月經來潮。她們為此到廟中詢問,在得到神明許可、配戴平安符後,順利演出。

創新背後看不見的汗與淚

14724598_1104310356343726_3183494427180822242_n▲為演出「鍾馗嫁妹」,Devil Girls 夜晚在室外場地加緊練習。圖/Devil Girls提供

馬丁妮和瑀心從小在歌仔戲班長大,對音樂的選擇或舞蹈編排的設計,都有一定的了解程度,「我們家演出過這個橋段,我就從中擷取做改編。」

表演前兩週,Devil Girls 緊鑼密鼓地排練,幾乎每天都從白天練到晚上。舞蹈教室下午五點關門後,團員們便移動到戶外公園的大廣場摸黑練習,甚至為此飽受蚊蟲叮咬。此外,表演時使用的每樣道具都高達七、八公斤重,也要隨練習地方的來回搬運,消耗不少體力。

依據成員的個人特色,六個人分別擔任橋段中適合的角色。馬丁妮對民俗表演較有概念,也勇於冒險,因此扮演鍾馗。瑀心負責探路打先鋒的提燈籠者。范璇有芭蕾舞的底子,因此扮演難需要翻跟斗的馬夫。寶兒負責挑擔子,Vivi 則演繹花瓶。

「準備鍾馗嫁妹的表演,絕對是最勞累也印象最深刻的表演經驗。」Vivi和范璇說著。從這兩位女孩眼神裡透露的堅定和熱情,感受到他們這次排演鍾馗嫁妹遇到的困難。

「一開始決定要演出時,我的家人曾反對。」馬丁妮的家人觀念傳統,認為女生跳鍾馗很危險,只有男生的陽剛氣,才能壓住妖魔。即使知道有風險,馬丁妮也不想屈服於這樣的傳統習俗中。

「我覺得要死一起死,其他團員會先思考後果,但我是想到什麼就直接做。」馬丁妮坦言,當初練習時壓力很大,團員也很害怕。但大家一致認為,既然是新的嘗試就勇敢去做,彼此互相支持。

或許是憑藉著這群年輕女孩敢於追夢、挑戰傳統性別刻板的勇氣,讓Devil Girls 在這次太子文化季不但順利演出,還獲得台下觀眾滿堂喝采,事後更有不少廠商聯繫,邀請她們再出演鍾馗嫁妹。

對於Devil Girls此次的演出,第七屆嘉義朴子太子文化季總監王仁和認為,廟會舞者跳了兩三年後,容易讓觀眾覺得他們只會扭腰擺臀,沒有新意,宛如在看MV舞蹈。王阿和也提到,Devil Girls 舞者願意改變舊有的表演形式,試圖與廟會元素結合,帶給觀眾截然不同的感受,並在廟會舞團中脫穎而出,站穩一席之地。

打破性別與職業的刻板

Devil Girls 打破的,不只是性別的刻板,也試著打破一般人對廟會舞者的刻板。

剛開始從事廟會舞者時,身旁朋友會抱持對傳統電子花車、脫衣舞清涼情色的刻板印象,家長也跳出來反對。「甚至被說是賣初夜這種難聽的話。」只是熱愛跳舞與表演,卻被說得如此難堪,團長瑀心當時只能將委屈和淚水獨自吞下,化為精進舞技的動力。直到跳出成果,累積一定知名度時,才令身旁的人刮目相看。「要用實力去改變他們的印象,證明他們的想法是錯的。」

對於廟會舞者的定位,Devil Girls 也有不同的見解。一般的女舞團只把廟會熱舞當作一場表演,扭腰擺臀、越清涼越性感越好,並沒有把廟會視為一個特別的場合。「但我們因為從小就接觸廟會文化,在跳舞時是帶著虔誠的心態,表演給神明看。」團員家中都是傳統信仰,習慣拿香拜拜,因此在表演前後,Devil Girls都會進入到廟中膜拜,這是許多舞團不會在意的細節。

14725716_1106152496159512_4623254338300972123_n▲Devil Girls 認為,服裝不只有呈現性感,還要考慮舞蹈和整體性。圖/Devil Girls提供

即使廟會舞蹈仍以性感風格為主,但她們嘗試讓觀眾理解,表演服裝是為了配合舞蹈動作呈現的美感,不只是為了裸露。為了強調服裝的整體感,Devil Girls參考時裝雜誌、國外走秀,全部都自行設計、修改。而舞蹈動作則強調的力與美,也非表面上看來那麼簡單膚淺。

而粉絲在表演完畢之後,給予熱情的掌聲歡呼,是Devil Girls演出的最大動力。「當有人肯定你們時候,心裡就會有一份莫名的感動,終於征服了他們的目光。」寶兒雀躍地表示。親切年輕的風格,也讓Devil Girls累積死忠的粉絲,臉書上累積兩萬六千人按讚。Vivi說,粉絲族群老幼皆有,除了佔多數的男粉絲,也獲得不少年輕女孩的崇拜,會到現場欣賞她們表演、索取合照。

Devil Girls成員年僅二十歲上下、沒有經紀人,舞團所有運作卻都由六個人一手包攬。從公關接案、編舞、服裝、音樂、財務,每個人各司其職也互相支援,不只是表演者,更是籌畫者。全心全意投入舞團運作,也讓彼此關係非常緊密。「我們很像家庭式管理,練舞時間外,六個人也幾乎生活在一起,一起睡覺一起洗澡,坦誠相見。」團員范璇如此形容。

運用智慧面對粉絲無理要求

看似光鮮亮麗的在台上熱舞,廟會舞者這份職業,卻一點也不輕鬆。遇到廟會旺季時,舞一跳就是好幾天。「媽祖生日的那個月,幾乎每天都要跳舞,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一點。隔天又要接著進香,半夜三點集合,根本不能睡覺。」團員說。

演出時除了要忍受日曬雨淋、冒著被鞭炮炸到的風險外,常常連續幾小時下來,四肢疲勞,臉上肌肉也因笑容而酸痛。好不容易撐到一個段落,能進到車內休息時,卻還有無禮粉絲打擾。寶兒表示:「我們曾遇過一個阿伯,把正在休息已經睡著的團員敲醒,想要拍照聊天。我們就會請工作人員幫忙勸離。」

而在男性主導的廟會文化中,更有不少騷擾的情況。

「曾遇過請主(註1)希望能穿著三點式比基尼跳舞,但我們認為場合不妥,畢竟廟會現場有小孩和老人。」遇到這種情況,Devil Girls就會選擇另一套更適合的服裝,向請主說明這套服裝表演效果更好,來說服對方。也遇過陣頭的成員喝了點酒,行為較踰矩,大膽摟腰觸摸團員,Devil Girls就會藉故練舞離開現場,自我保護。

然而,網路上的言語霸凌和騷擾,遠比表演現場還多。除了網友對於表演的不理解而嘲諷漫罵,經營的粉絲專頁也常收到騷擾訊息。不堪入目的照片、語焉不詳的語音訊息、下流的留言、移花接木的合成照等,層出不窮。在與粉絲互動的直播時,也有網友提出無理的要求,以滿足他們的怪癖。

「喜歡你一直叫他名字的,不然就問你可以把頭髮綁起來嘛?可以穿絲襪嘛?你可以撕開你的絲襪嘛?很變態的要求。」寶兒解釋對於這些騷擾,Devil Girls只能封鎖或忽略,專心於經營和演出才更重要的事。

廟會舞者不再只是鋼管

作為一個年輕的舞團,Devil Girls 還在學習與吸取經驗,也因此勇於嘗試和創新。她們也打算長遠經營這個舞團,因此除了在個人舞技上求精進,同時希望團體舞蹈和默契達到更高的水準。「我們從沒想過單飛,凡事以團體優先,要紅一起紅,要苦一起苦。」馬丁妮神情堅定地表示。Devil Girls期許未來能結合流行和傳統,融合民間故事元素的表演,至國外演出、發揚光大。更希望有朝一日,能夠自己開設舞蹈教室。

在傳統男性主宰的廟會文化中,Devil Girls 用她們獨特的方式,漸漸改變社會對廟會舞者的想像,讓廟會舞者不再只是和鋼管、情色聯想在一起;翻轉性別的表演,也可能讓女性在廟會傳統裡,增添影響力。

[註1] 請主是指在廟會活動中出錢聘請舞團、陣頭表演者,增加遶境活動的項目的人。目的在於還願、做面子,或義氣相挺,贊助友廟廟會所需的人力、金錢。

 

 
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