頭條

青少年的兩爬寵物飼養潮

文、採訪/田智雄、黃子晞、楊雅棠

有毒的橘色蝸牛、殼上鑲滿寶石的大烏龜、雙尾的蠑螈和紫色的巨蟾,這些是《哈利波特》劇本裡,斜角巷神奇動物商店裡出售的魔法生物。神秘而美麗的兩棲爬蟲類寵物,曾經讓多少「麻瓜」魂牽夢縈。但你能想像嗎?這些神秘酷帥的兩棲爬蟲類,在台灣開始流行飼養,其中以青少年「麻瓜」佔多數。

台灣兩棲爬蟲動物協會理事長羅勝龍曾經也是這樣一個小麻瓜(編按:麻瓜在《哈利波特》指沒有魔法的人),16歲就開始飼養綠鬣蜥,飼養兩棲爬蟲類的時間已近30年。從網路資訊的傳播和進口政策的開放,羅勝龍見證了台灣飼養兩爬寵物的風氣逐漸興盛,專賣店如雨後春筍般開設。據他觀察,目前僅台灣北部,就有10家兩棲爬蟲的專賣店。

坐落在新北市新莊區的「有魚兩棲爬蟲專賣店」在兩爬飼養圈內,小有名氣,無論是烏龜、蟾蜍、蜥蜴,還是令常人生畏的蟒蛇,這裡應有盡有。因為新奇、特別,且相較於貓狗類更容易飼養,國高中生對兩爬寵物有很高的熱情。據有魚專賣店的店員介紹,店內的客人有近一半是國高中生。而同在新北市的徐匯中學兩棲爬蟲社,則是他們的常客。

像《哈利波特》裡的魔法師們帶著蟒蛇、蜥蜴到魔法學校霍格華茲上學,不再只是小說裡的場景。徐匯中學兩爬社的學生,便常常帶著自己的寵物到校交流。

徐匯中學兩爬社是少數在中學校園裡的兩爬類社團,至今已歷10年。早先由飼養同好們集結而成的小團體,現在已經發展成為擁有50位成員,甚至入社需要參與甄選的明星社團。每月的社課,是這群熱愛兩爬類寵物的學生們最期待的時光。

目前擔任社團指導老師,就讀於輔仁大學中文系的孫彥騰,中學時期也是徐匯兩爬社的一員,每個月,他都會帶著自己的「火焰鬆獅」給這些國高中生們上社課。這種擁有火焰般橙紅色色彩的蜥蜴,因為酷炫,而有火焰鬆獅的名號,孫彥騰把自己的寵物取名為「犀利」。鬆獅蜥蜴看似兇猛,其實十分溫馴。憑藉著出眾的鮮艷色彩,「犀利」成為社員們心中的大明星。孫彥騰講課時常讓「犀利」攀在自己的肩膀,這總能贏得原本躁動的小男孩們目不轉睛。

除了孫彥騰帶來的「犀利」,就讀國二的社員葉時愷,每次社課也會帶上自己飼養的球蟒—「甜不辣」,與同學分享飼養經驗。他一邊展示著寵物,一邊讓「甜不辣」在自己手臂上遊走,他說,喜歡「甜不辣」在自己身上爬行,涼涼的感覺。

img_2483-jpg-%e7%9a%84%e5%89%af%e6%9c%ac▲徐匯中學兩棲爬蟲社的小社員們,最愛看蜥蜴餵食秀。   攝影/田智雄

img_2509-jpg-%e7%9a%84%e5%89%af%e6%9c%ac▲孫彥騰是現任徐匯兩棲爬蟲社的社課老師,總帶著他的寵物「犀利」到社課。    攝影/田智雄

阻力最小的飼養之路

除了喜歡寵物在自己身上爬行,這群青少年飼養兩爬類寵物的原因,主要在於牠們看起來酷炫、新奇。兩爬協會理事長羅勝龍解釋,兩爬動物屬於玩賞類寵物,種類繁多且顏色變化多端,因此深受飼養者喜愛。

孫彥騰也指出,飼養爬蟲類滿足了小男生童年對超人、恐龍的嚮往。他說:「恐龍本來就和爬蟲類是類似的生物。長大後接觸到爬蟲類,就發現,欸,他跟我以前的夢想好像滿接近的。」對夢想的嚮往,也驅使這群青少年進一步想要擁有。

「我叫牠『颱風』,因為是在颱風天買回來的。」劉宸佑一邊把準備餵給「颱風」吃的蟋蟀從箱子裡抓出來,一邊說。

徐匯國一學生劉宸佑飼養火焰鬆獅蜥──颱風,已將近半年。從小就喜歡往野外跑、觀察動物的他,在加入學校兩棲爬蟲社團後,就被社課老師帶來的「火焰鬆獅」酷炫的外貌吸引,便和爸爸提出養蜥蜴的想法。劉宸佑的媽媽開始時極力反對,因為她覺得蜥蜴並不可愛,甚至讓人害怕;但父親希望宸佑能透過照顧蜥蜴,培養責任心和擔當,同時拓展知識,因此便帶著宸佑去專賣店購置了蜥蜴和齊全的裝置。

▲劉宸佑手上拿著的是正準備餵食給「颱風」的蟋蟀。攝影/田智雄

這群青少年的父母也許對兩爬類動物沒有好感,但往往都因希望小孩能夠透過養這類寵物,學習到相關知識,甚至是責任心,因而答應讓孩子飼養。

相較於貓狗類寵物,兩爬寵物不僅不會吵鬧哭叫,也不需要時時刻刻照料牠們的生活起居,僅需1週甚至1個月餵食的特性,也是吸引這群青少年飼養的原因。

而為了展現自己對寵物的喜愛,不只是一時興起,還能負起照顧的責任,這群孩子不但透過學校社團的LINE群組,與老師和同學討論自己寵物的狀況,逐一解決飼養難題;他們也試著嘗試突破自己原本不敢做的事。

劉宸佑除了在夜間輔導時,由爸爸代勞照顧「颱風」,其餘時間都由宸佑全權負責「颱風」的日常起居,包括餵食、開關照燈、清理糞便、擦飼養缸等工作。過去劉宸佑很害怕蟋蟀,也恨怕去碰大便之類的污物,但是為了養「颱風」,漸漸也就不害怕了。

葉時愷則是每天放學回家的第一件事,便是去看他養的球蟒「甜不辣」,檢查溫度是否合適,是否需要及時打開加熱燈;雖然家裡有6個成員,但「甜不辣」的生活完全由葉時愷照顧。

除了新奇、酷炫而想飼養,心理學專家海苔熊表示,青少年選擇養兩棲爬蟲類寵物,或許也是因為這是一條阻力最小的路。因為學生時期還沒有經濟能力,養貓狗等大型寵物的花費比兩爬寵物多許多。

以球蟒為例,購買入門級的球蟒花費不到2000元,每週固定餵食球蟒一隻小白鼠,每月不超過100元,這筆費用對國中生來說並不高。至於蜥蜴飼養的花費,購買加上所有裝置共計約4000元,每月600元餵食,開銷也遠低於飼養貓狗。

此外,貓狗還存在生活空間的問題。貓狗需要的空間比蜥蜴大得多,還需要花很多時間在衛生清潔上以及陪狗玩耍,時間和精力上都不允許。青少年在有限的空間裡飼養兩爬動物,或許是他們避免與家人發生爭執的最好選擇。

兩爬寵物 一個換一個

儘管他們如此喜愛著自己的寵物,甚至為了寵物挑戰原本不敢嘗試的事情,但在採訪過程中,我們發現這群養兩爬的青少年面對寵物死亡時,較少有面對貓狗死亡時的「沉重感」。

飼養貓狗類溫體寵物的飼主,面對寵物死亡,常會傷心不已,甚至在短時間內無法立即轉化情感,再飼養另一隻貓或狗。多數養兩爬的青少年則在寵物死亡後,會再換一隻;他們也會頻繁更換飼養的品項,例如從蛇類換成蜥蜴,再換成陸龜。

國一的張博鈞養了名為「阿西」的變色龍。事實上,在飼養變色龍前半年,博鈞才剛養過一隻烏龜。這隻烏龜僅飼養了兩、三個月,便因為照顧不周死亡,他卻馬上轉而飼養變色龍。國二的張同學則是在綠鬣蜥去世後不到一年,馬上改養兔子。

▲「阿西」是張博鈞的變色龍。攝影/田智雄

同樣,「一個換一個」的情形也出現在兩爬玩家吳欣玨身上。吳欣玨目前是有魚兩棲爬蟲專賣店的店員,他一開始因為覺得養爬蟲類很特別,從大學開始偷養蛇。因為爸媽不能接受,便將蛇送走,轉而飼養蜥蜴;現在則多養守宮和烏龜。

在他十年的飼養生涯間,他嘗試過飼養各種兩爬類寵物,且飼養時間重疊。談到面對寵物死亡,他淡淡地說:「雖然不會流眼淚,但會覺得很沮喪。」

通常人們養寵物,是因為寵物會不斷地回應飼主,讓飼主相信自己是被愛且受重視,並從互動中建立正面的自我感。然而飼養兩爬類寵物往往是單向的情感輸出,情感多是建立在純粹觀賞上。彼此的互動,其實很有限。

劉宸佑與「颱風」互動的樂趣,就是把手伸進飼養缸裡逗弄「颱風」,讓牠跟著自己的手指「搖頭晃」;葉時愷和「甜不辣」的互動也僅止於讓牠在自己手臂上爬行。兩爬類寵物認不出自己的主人,也不會像貓狗一樣主動靠近主人表示親暱或撒嬌。兩棲飼主與寵物間形成有限的互動,甚至僅是「薄弱的情感牽絆」。

img_2348-jpg-%e7%9a%84%e5%89%af%e6%9c%ac▲葉時愷喜歡讓「甜不辣」在他手上爬行,享受冰涼的感覺。  攝影/田智雄

兩爬寵物撫慰青春躁動的心

因酷炫而想要擁有,卻沒有太多情感牽絆的飼養行為,有點像20年前在台灣社會流行的「電子雞」。電子雞是一種可飼養虛擬角色的掌上型電玩,於1996年日本推出第一代機種,並風靡全球。隨後類似的「電子寵物養成」遊戲,如電子狗、電子恐龍接踵而來。電子雞的主人得像照顧真的寵物一樣,餵食、清潔、逗它玩、休息等等樣樣都得來,如果疏於照顧,電子雞就會長不好,甚至會死掉。

青少年飼養兩爬寵物的心情也類似養「電子雞」一樣,死了可以再生,再換一個物種飼養;但與按個鈕就完成照顧電子雞的工作不同的是,兩爬寵物還是得定時餵食和清理飼養。

社團教室裡,上完六堂課的葉時愷,開心地提著他的球蟒,來到兩爬社社課展示;一群青春躁動的孩子,圍在大桌子旁,熱烈地看著火焰鬆獅吃蟋蟀的餵食秀。不論眼前的寵物是他們短暫的依戀,還是永恆的熱愛,這些兩爬寵物都撫慰了主人們乏味的青春歲月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